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家有儿女 > 第020章 关于证词
    小雨六神无主地看着刘星:“我……怎么说的来着?”

    刘星眉飞色舞地说:“你说戴眼镜的追上去先打了不戴眼镜的一拳!”

    胖叔叔大惊失色:“哎哟!要这么说,我这弱者可就流血又流泪啦!小哥们儿你再好好想想,当时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冲上去打他?是不是之前他先打了我?啊?是不是啊?

    小雨吞吞吐吐地、被动地点头:“可能是被后边的叔叔撞了一下……”

    “哎!这就对了!你再好好想想,那人是怎么撞的我?正面?后面?侧面?”生怕小雨想不起来似的,胖叔叔还用滑稽动作比画着拳、脚、肘的攻击,“这样?这样?还是这样?

    小雨被退无奈哀声求助:“妈,帮我想想。”

    “我没看见,怎么帮你呀?”刘梅无可奈何地说。

    小雨唯唯诺诺地问:“刘星,你看见了吗?

    刘星哭笑不得地对刘梅说:“我看小雨已经晕菜。”

    好不容易打发走胖叔叔,小雨一言不发地将自己关在屋里。

    刘梅忧心忡忡地琢磨,这个事一定要尽早解决,否则会给小雨带来心理阴影。

    晚饭后,胖婶不请自来。

    刘梅愁眉苦脸地说:“你可不知道,今天我们家可热闹了!那打架的双方,车轮战术,倒着班儿上这儿来,非逼着小雨按着他们的意思给作证。”

    胖婶也是愁云惨淡地说:“唉!我知道。”

    刘梅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

    胖婶吹声叹气说:“他们俩从你们家出来就轮流跑我们家去了,都说从你们小雨这儿得到了有力证词,要求公正评判。”

    “不会吧?小雨。小雨。”刘梅扬声喊,却半天听不见动静。

    刘梅苦笑着对胖婶:“你看现在,一来人他都不敢出来了。刘星,小雪,快让小雨出来。”

    “哎!来啦——”刘星和小雪架着小雨从房间出来,小雨惊恐地踢蹬双脚:“不要!不要!

    小雪莫名其妙地说:“大人问话,你怕什么?”

    刘星安慰他说:“又不是把你做成香肠。”

    小雨垂头丧气地说:"no!我受够啦!”

    刘梅细声细气地说:“小雨,现在出现了一些新的状况,所以胖婶需要你把那天的情况仔仔细细地、如实地再讲一遍。”

    胖婶接着说:“小雨,你把当时的情况,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再说一遍。”

    小雨神情恍惚地问:“什么情况?”

    刘梅提醒他说:“就是甲乙双方喝醉了,打架。乙方戴眼镜,甲方不戴眼镜。”

    小雨浑浑垂噩鹦鹉学舌:“乙方戴眼镜,甲方不戴眼镜……”

    胖婶懊怪地说:“说你那天亲眼看到的情况,实话实说。”

    小雨嘟嘟嚷嚷地说:“戴眼镜的在前头—不戴眼镜的在后头——后头的冲上去,一拳打掉前边的眼镜……”

    “停!以前不是这么说的。”胖婶不悦地说。

    小雨有气无力地更正:“那就是后头的冲上去,一脚瑞掉了前边的眼镜……”

    “你上回不是说‘超车’把‘反光镜’剐掉的吗?”刘星诧异地问。

    小雨喃喃自语地说:“戴眼镜的又冲过去打了不戴眼镜的一拳,对方回一拳,你一拳,我一拳,一拳一拳又一拳……”

    “都成顺口溜了!”刘星无奈地说道。

    胖婶赶紧喊停:“你上回不是说甲方一拳就把乙方打倒了吗?”

    小雨犹犹像像地说:“可能,也许,大概,不是一拳打倒的吧?”

    “到底是不是啊?”刘梅和胖婶不约而同地问了起来。

    小雨烦躁地说:“是不是都行,我没意见,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小雨说完扬长而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接下来的几天,老夏家更是处在水深火热中,胖叔叔和痰叔叔轮番提着礼物到老夏家蹲点,威通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礼,非要小雨说出对自己有利的证词来。吓得小雨一听到门铃声响就心惊肉跳。

    刘梅也很无奈啊,只能对孩子们说:“你们都记住,再有拿着东西来的,一律不让进。不论是求情,还是恐吓,统统给我推出门去。”

    正说着话,房门开了,一个硕大的提包档在门中间,进不来。

    “啊!别放进来。”刘梅率领孩子们一拥而上,奋力抵住,门外的提包则奋力往里挤。

    “干什么啊!让我进来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提包后面传来。

    “老爸。”孩子们喜出望外地松开手,老夏依着惯性摔进门来。

    老夏悻悻地说:“你们就以这种方式,欢迎出差归来的人?

    “爸爸。”小雨万般委屈地扑进老夏的怀里。

    “怎么回事儿啊?”老夏急忙问。

    “你怎么才回来呀!”当下,刘梅和孩子们争先恐后、添油加醋地汇报了近来发生的重大辜情。

    听完家人七嘴八舌的叙述,老夏语重心长地对小雨说:“亭情就是这样,你只是碰巧看到了。但事情的发生与你无关,你不需要对两个成年人的酒后闹事负责。”

    小雨支支吾吾地说:“老爸,我真不是故意乱讲的,是他们……”

    老夏循循善诱说:“我理解,完全理解,是当事人双方出于不同目的,扰乱了你的思维,这种求情送礼的招数,就连成年人也很难招架。爸爸还应该表扬你。面对突发事件,表现得很勇敢,居然没把眼睛给蒙上,真是个小男子汉。”

    小雨如释重负地说:“唔,您这么一说,我开心多啦!不过,你别以为捂上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比如朵朵。”

    小雨学着朵朵当时捂眼的样子,但手指缝隙间留出了窥测的空隙。

    小雨这个动作,让全家人茅塞顿开。

    老夏灵机一动,对小雨说:“我们一起去找朵朵,问一些问题,好不好?”

    小雨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着老夏出门了。

    一个小时候以后,在全家忐忑不安的等待中,老夏携小雨欣然归来。

    刘梅关心地问:“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小雪好奇地问:“朵朵真的什么都看见了?”

    “她真的捂上眼睛,但留了个‘观察孔’?”刘星边说边做了个动作。

    老夏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朵朵还告诉我,是家长怕管闲事惹麻烦,才让她跟别人说什么都没看见。”

    刘梅恍然大悟地说:“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啊!嘿—”

    老夏神采奕奕地说:“随后我直接带俩孩子去了居委会,把他们看到的真实情况告诉了胖婶。还带回一个好消息,冲突的双方经各方面调解,现在已经初步互谅互让,即将达成共识,和平解决这场纠纷。”

    全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忽然,门被撞开,朵朵哭哭啼啼地跑进来说:“夏叔叔,夏叔叔,都怪你!要我做什么证人!现在我爸爸、妈妈要揍我了。鸣……”

    “啊?”全家人吃了一惊,刘星上前,拉着朵朵说道:“朵朵,别怕,我去跟你爸妈理论去!”说着,拉着朵朵就出去了。( 穿越之家有儿女 http://www.kuaiyanba.com/3_3523/ 移动版阅读m.kuaiyanb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