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流氓人生 > 第24章:【燥热(五)】
    不过陈军还不知道怎么办,心里依然还在纠结着⊥她隔了有五厘米左右拘谨的躺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原本硬邦邦的命根子这时候居然有点委了,黑暗中知道穆紫颜妖冶的身躯近在眼前。但就是下不了勇气伸手去将她压在身下。

    “有点冷……”穆紫颜的声音微微的发着颤,似乎也是很紧张一样,平日里的淡定和妖冶这时候似乎已经淡然无存了。剩的只有第一次和男人同被而眠的紧张。

    由于陈军不敢靠近,两人保持了距离的关系,被子的中间撑起了一个真空的地带。空调已经打开的情况下凉风一吹确实有点凉意。一听这话哪会听不出是什么意思,陈军顿时又硬了。手心都紧张的有些汗水了。犹豫了一会后慢慢的朝她温热的身子挪了过去!

    穆紫颜在黑暗中身子都是僵硬的,第一次如此亲近的感受着男人的呼吸,心里似乎比陈军还紧张到了一个极点。

    陈军默默的贴到了她的后背,虽然还是真丝的睡裙滑滑的感觉。但一接触似乎没碰到文胸的带子,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陈军咬了咬牙,索性双手张开轻轻的从背后抱了上去,但手却是不敢放肆的放在了她的腰上没敢乱动。

    “恩!……”穆紫颜可以感两觉到身后男人的火热躯体,那硬硬的东西正顶在自己的臀间,不自然的嘤咛了一声。

    这一声娇吟简直就像是催情的圣药一样,让陈军瞬间硬得都有些发疼了。心里一想穆紫颜竟然肯这样和自己亲密接触,肯定现在想把她上了不是什么问题,但多少还是有点忐忑。试探性的往下摸了摸她娇翘的美臀。

    “不要,好么……”穆紫颜慌忙的按住了陈军的手,有些害怕的说道。

    陈军难得见她露出了小女孩的慌张,色心反而是少了一些。笑的凑到她的耳边,一边吐着热气一边调戏问“老婆,是不是还没试过和男人的第一次啊?这么紧张啊!”

    穆紫颜沉默了一下,随后有些难为情的说“和女人的第一次也没试过。”

    陈军之下来了兴趣了,果然像自己猜的那样,她就是嘴上花花但实际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心里一高兴,一边将她的秀发挽起,自然的亲吻着她光洁如玉的脖子一边吐着热气的问“那为什么你要装成了一副百合的样子?”感觉美人的皮肤特别的细腻光滑,甚至还有一点点醉人的清香。

    “呜……”电流滑过一样的感觉让穆紫颜不禁呻吟了一下,全身绷得特别的紧,但还是老实的说“因为,我……我害怕……结婚。”

    害怕结婚?那还那么主动的和自己打个结婚证。陈军顿时就疑惑了,不过受不了她渐渐升高的体温和香气的诱惑,开始用舌头舔起了她光滑的脖子,吐着热气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啊??”

    穆紫颜突然停下了身子的颤抖,默默的转过身来,纤细而又润泽的小手慢慢的摸上了陈军的脸,认真的摸了几下后,语气突然有些激动的问“大军你还记得,八年前的时候你在省城的步行街上。深更半夜的碰上了一伙流氓要欺负一个女人么?”

    “省城??”陈军黑暗中似乎可以看见她明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努力的让自己脑子里凋蚪安分一点,稍微的用冲动的脑子回忆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八年前,省城???陈军默默的想了一会后,突然想起确实是有这么个事。当时不是大哥结婚后不久么,刚好自己放假就和他们一起去省城玩了,那一晚和几个猪朋喝的特别多。路过不知道什么街的时候听见女孩子的尖叫就跑了过去,几人一顿揍把那几个小混混打跑了。但也没功夫去看那女孩子长得怎么样,运动量一大陈军直接就扶着墙吐了,结果喝多了被抬到了旅店睡了一晚上。过后就把这事给忘了。

    陈军这才算想了起来,猛的一拍脑袋后疑惑的问“别告诉我那晚在胡同里的女孩子是你?没那么巧吧!”

    穆紫颜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被父母赞扬学习成绩好一样的开心,惊喜的点了点头后说“对,那个女孩子就是我。你还记得啊!”

    英雄救美,美人心动,以身相许。太老套了吧!陈军冷汗都有点下来了,从没想过这么俗的事还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隐约记得没错的话那晚是因为从迪吧出来心情不好,顺手就把人给揍了。要是穆紫颜不提的话自己都忘了。

    想不明白啊,陈军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那就算是这样,和你装百合有什么关系。”

    穆紫颜的声音里闪过一点点的无奈,摇了摇头后双手紧紧的环上了陈军结实的腰,叹息着说“我要不装的话现在早就孩子生一堆了,我爸那样的人。你觉得我会有自由恋爱的权利吗?从小他就看我看的特别紧,要不是我装了那么多年的百合,你觉得你这傻小子他会看得上吗??”

    陈军想想也是,按穆紫颜家的家世和背景。女儿就这么一个,成年以后估计也得找个门当户对的才行。可能是她戏演得太牛了,她爹又着急抱孙子才会便宜了自己吧??不过,这也有点奇怪啊!

    陈军想了想后,不由的问“怪事了,那你怎么找到我的!那晚上我基本没什么印象啊。”

    穆紫颜娇笑了一声,得意的说“你太小看我了,堂堂副省长家的宝贝千金想在步行街那样监控探头林立的地方找个人还不是简单的事,本来我是好想去找你的!但那时候刚上大学,后来又考研了所以就没空了。”

    “原来是这样啊……”陈军想到这才恍然大悟。

    不过总觉得多少有点不现实。不由的追问“你总不会是想告诉我那时候你就喜欢我之类的话吧!”

    穆紫颜心里一羞,扭着丰润的身躯慢慢的贴在了陈军的身上,声音妩媚无比的说“那倒没有,只不过是不说声谢谢心里过意不去,其实我也是后来才感觉你挺傻挺可爱的才有点喜欢你。人家的身子到现在可是还没被人碰过!”

    那浑圆的白兔挤压胸膛的感觉,陈军总算知道了什么是软中有硬,硬中有柔。特别的有弹性的诱惑,特别的有触感,尤其是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两个小点点挤压在自己的胸口,这种诱惑蹭的一下就让陈军的脑子炸开了。

    穆紫炎的这句话简直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索一样,陈军忍不住一个翻声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按在她迷人的香肩上,喘着粗气说“那今晚我就和我老婆洞房了。……”

    穆紫颜明显有些慌乱,别过头去不敢去看陈军冲动的脸。脸上尽是娇羞的红晕。

    看她这样明显就是默许了,没想到顺手揍几个小混混居然能换来这样一个迷人的妖精。人品好啊,陈军心里大笑,刚伏去想结束已经伪装了那么多年的之身时,两声手机的铃声突然一起响了起来,黑暗中屏幕发出来的一点光明顿时就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两人楞住了,面对面的看着有些不知所措。

    穆紫颜看着陈军一脸的尴尬,忍不住扑哧的一笑后说“好老公,看来上天也不做美啊!”

    “妈d”陈军忍不住骂了一声,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她一笑就颤抖起来的两团软肉后,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过来。两个屏幕上一个显示的是老爹,一个显示的是老革命。

    “你家老头打来的……”陈军把手机递过还在窃笑的穆紫颜后没好气的把自己的手机接了起来“喂……”

    “还没睡吗?”陈德伟大大咧咧的的说道,听那口气似乎是喝完酒了,说话都有点大舌头。

    “靠,你说的是人话吗?睡觉都被你吵醒了,有什么屁快放。”陈军没好气的说道。

    看了看另一边穆紫颜已经捧着小手机坐到了床边,轻声的嘀咕着什么,听语气也是不怎么好。

    “呵呵,臭小子你哪来那么大的火气啊。我就是想问问我家小儿媳在不在你那!”陈德伟似乎也是听见了穆紫颜的声音,知道两人在一起。这会笑得更欢了!

    “滚你的,你怎么不去电视台弄个寻人启事!”陈军骂了一声后气得把电话挂了。

    从小和老爹就像是朋友一样的随便,陈德伟也是坚持的认为只要孩子淘气长大就聪明,这就造成了现在陈军三兄弟说话一个比一个不客气的局面。

    “哼,我就说了不乐意来,你非让我来。”穆紫颜的声音里都是委屈,似乎还伴随着一点点的怒气。悄悄的给陈军递了一个顽皮的眼色后将手机递了过来。

    陈军见她比画了几下,大概也是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但想想电话那头是自己莫名其妙就有的老丈人,尽管他平时对自己不错。说话的时候也是很随意,但这时候身份一换多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看了看还在偷笑的穆紫颜后,无奈的靠在了床头接了起来。

    “穆叔叔……”陈军声音多少显得有些无奈和紧张。

    这时候的穆紫颜还像小孩子一样的直起身开了床头灯,拿了一根烟给陈军点上。笑的趴在枕头上看着陈军,隐隐的窃笑。

    “哈哈,你个臭小子有种。居然想强j我女儿……哈哈,不错,真不错啊!”电话那头传来了老丈人穆镇远那标志性的炸雷声音,笑得让陈军耳朵都一阵发疼了。

    听他说话似乎也有点大舌头,估计这两为老不尊的应该在一起喝酒吧!

    穆镇远也是部队转业的干部,是那种虽然表面上和气但耍起手段特别厉害的高人。五十三岁的年纪就已经混到了常委副省长的职务,主抓纪检顺带抓安全≤多人都预测他以后肯定是进中南海没有半点问题,现在正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

    但女儿畸形的爱好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以前是催着和这家公子那家少爷的相亲。但女儿都是笑的答应以后不理睬,当知道自己的宝贝千金居然喜欢的是女人时穆镇远感觉老脸都丢尽了,甚至有种想断绝父女关系的冲动,但毕竟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加上自己丧偶以后又那么忙一直没关心她心存内疚,久而久之也就有点放任的意思。

    好不容易一次下到上青考察的时候,女儿突然告诉自己似乎对一男的有感觉了。当时穆镇远的心情比第一次看见省委的委任状还激动,明里暗里观察了一段时间。觉得陈军虽然吊儿郎当却又不失为一个聪明人,人品上也算还凑合,毕竟男人好色也不算是毛病。立刻就鼓励自己的宝贝女儿去倒追。

    穆紫颜装作不太乐意,但却心里窃喜的展开了行动。突如其来的艳遇让陈军暗爽了几天,但马上听到了这妞居然是百合的风声。当然也是吓得退壁三舍,陈德伟一方面是想尽快让小儿子成家,一方面也是觉得这门亲事攀上了大赚特赚,也就不遗余力的撮合起来。总之就是有点水到渠成的意思。

    陈军心里那个寒啊,看着窃笑的吐了吐舌头,做个可爱鬼脸的穆紫颜真是有点无语了。这妞居然能和她爹说这样的话,太牛了!

    “大军,听没听我说话呢!”电话那头的穆镇远见陈军没反应,以为是害怕了赶紧安慰说“你别怕,穆叔叔支持你。哪怕用强的手段也不反对,反正现在你们是合法夫妻了,这个事是人之常情,你别有什么顾忌知道吗?”

    “是,是啊!”陈军尴尬的应了一声,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这是什么爹啊这是!居然鼓励自己用强硬的手段去推倒她闺女。

    “恩,那就好了。我也不打扰你小俩口亲热!”穆镇远爽朗的笑了几声后,色色的说“如果小颜反抗的太厉害了,必要的时候我不介意你拿绳子绑她,不过你可小心点别弄伤我的宝贝女儿。”

    陈军终于忍不住了,破开大骂起来“靠,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这不是在教唆犯罪吗?”

    “随便,反正你忍得了的话我也不介意!”穆镇远笑着说完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哈哈,看来抱孙子是有指望了。”放下电话的陈德伟哈哈大乐的给穆镇远满上了一杯。

    穆镇远大笑着点了点头后,两个无良的老头继续打着酒嗝吹起了牛b,丝毫没一点脸红的意思。

    陈军手拿着电话无语了,这俩老头半夜还tm抽了,跑这耍酒疯。了!气乎乎的把手机丢到了床头柜上,转过头来朝已经躲进被子里的穆紫颜问道“颜姐,你老实告诉我这爹到底是不是你家亲生的,怎么我感觉他像是在走后门送礼一样,恨不得把你倒贴出去。”

    “讨厌!”穆紫颜白了一眼后嗔怪道“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陈军把烟一按,关了灯后钻进了被子里。从正面将她抱住,感觉怀里娇人紧张的颤了一下,不由起了玩心的调戏道“你爹让我拿绳子绑了你,让你乖乖的就范。这么刺激的事,你说咱们干不干啊!”

    穆紫颜似乎有点害怕的避开了陈军硬挺挺的命根子,犹豫了好一会后,唯唯诺诺的说“大军,今晚算了好么?”

    陈军也知道最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暧昧了大半晚上被这俩糟老头弄得半死不活的。反正自己也是没多少的准备,索性点了点头后抱着她的小头枕在了自己的臂弯里,温柔的说“我知道了,等你有准备的时候我们再说吧!”

    “恩·”穆紫颜无比兴奋的应了一声后,似乎很舒服一样的往陈军的怀里靠了靠。

    陈军也是顺势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拉,软玉温香的身子直接就被自己紧紧的抱住。手有些不甘寂寞的放在了美人如玉般细滑的腿上,不过老实的并没有乱动,稍微的往前挤了一下,真实的感受着她的美妙玉女峰压在自己胸口的柔软感觉。

    “坏蛋……”穆紫颜感觉男人火热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翘臀之上捏了两下,顿时就娇羞的嘤咛了一声。

    陈军深怕摸来摸去的自己受不了,赶紧把手老实的放在了她的腰上。

    “老婆,早点睡吧!”经过了破老头的电话,再加上酒意上来确实有些困了。陈军抱着她的脸亲了一口后柔声的说道。本来玩笑一样的亲昵称呼这时候也变得十分的自然。

    “恩……”穆紫颜打着哈欠应了一声后,双手慢慢的反抱着男人结实的腰,呼吸渐渐变得平缓起来。

    陈军原本是硬得难受,但现在已经没什么精神再闹腾了。环着她娇嫩的身躯相拥而眠,感受着美人的温香柔软,吐气如兰的幽香。慢慢的也进入了梦乡。( 流氓人生 http://www.kuaiyanba.com/3_3511/ 移动版阅读m.kuaiyanb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