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乡村诱惑 > 第98章 狩猎行动
    第九十八章捕猎行动

    意想不到的地方?

    叶秋闻言,神色不由一怔。

    “想不想知道,姐的火凤纹身到底在什么地方?”白翎斜睨着一双美眸,循循善诱的看着叶秋,眸中间或闪过一丝戏谑而又充满忧伤的光华。

    叶秋点了点头,自然希望知道白翎的火凤纹身到底纹在哪儿,在河中亲-昵的时候,叶秋差不多把白翎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扫了个遍,愣是没有发现她所谓的火凤纹身的踪影。

    “咯咯咯……”见叶秋一脸的郁闷,白翎咯咯娇笑。

    叶秋翻了个白眼,恼怒道:“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个纹身么,能有婷姐的玉蝴蝶好看么?”

    白翎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比叶秋更加羞恼的神色,冷哼了一声道:“一冰一火,不分伯仲,花门中纹身代表地位,我和北雪婷两人的纹身仅次于门主的金翅大鹏。”

    说着,白翎的神色悠忽间冷寂了下来,似乎在思索什么。

    叶秋对于‘花门’中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一个见不得光的杀手组织而已,若不是北雪婷出现在这鸟不拉屎的小乡村里,叶秋估计这辈子都不会跟‘花门’有什么牵扯交集。

    对于白翎百变的性格,叶秋也早就习以为常,这年纪轻轻便成为了‘花门’第一女杀手的女孩,心境早已不能用常理衡量。

    不过,唯一让叶秋感到一丝欣慰的是,白翎虽然双手沾满了鲜血,但是就目前来看,却仍旧不失纯真,毕竟只是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在远离了黑暗,沐浴在光明之下时,终究还是还原真我,天真烂漫,却又是个脾气古怪性格多变的盖世小魔女。

    “想要我么?”白翎突然开口。

    叶秋被惊的一愣,急忙摇了摇头,河中白翎戏耍红鲤,而后红鲤爆体而亡的场景历历在目,他可不敢尝试用自己的鸟儿去钻白翎那恐怖的鸟窝,先不说能否品尝到那种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觉,万一出点啥问题的话,叶秋以后还怎么玩女人?

    “胆小鬼。”白翎狠狠的鄙视了叶秋一把。

    叶秋不置可否,被鄙视总比鸟儿被整爆来的好呀。

    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叶秋望着布满了蜘蛛网的房顶,悠然说道:“白翎姐姐,你要喜欢这儿的话,干脆留下来得了,好好的享受一下田园生活,岂不是比你做那劳什子的杀手强很多?”

    “跟北雪婷一样,一辈子都留在这儿?”出奇的,这一次白翎说话的语调没有像之前那么冲。

    叶秋笑了笑道:“有什么不好?”

    白翎学着叶秋的姿势,躺在床上望着房顶,幽幽说道:“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这次来寻找北雪婷,并非刻意而来,只是完成一件任务之时,无意中发现了她的踪迹而已。”

    叶秋应了一声,并没有接话。

    扭头看了一眼仿佛要睡着的叶秋,白翎终于忍不住道:“叶秋,你对‘花门’难道就一点不感觉到好奇么,而且,你面对我这样杀人如麻的杀手,不感到还怕么?”

    叶秋嘿然一笑道:“我怕什么,我除了晚上扒扒小寡妇的墙头,偷看她们洗澡之外,貌似没做过啥坏事儿,总不至于因为这点小破事儿,小寡妇们就请你这位名满杀手界的大魔头来宰了我吧。”

    听叶秋说的有趣,白翎咯咯笑道:“扒小寡妇的墙头,你还真好意思说出来,不知羞的小王八蛋。”说着,白翎用手指在白皙的脸上轻滑了两下,尽显小女儿姿态,看的叶秋呼楞呼楞的。

    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白翎翻身换了个姿势,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叶秋问道:“叶秋,姐的火凤纹身,在男人最想占有的地方。”

    一语惊人。

    叶秋猛然坐起身,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白翎,男人最想占有的地方,那就是女人长满草丛的洞-穴-啊,白翎的火凤纹身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叶秋惊疑,之前在河水中的时候,叶秋也曾经仔细的观察过白翎下边的那张小嘴儿,但是却没有发现有什么纹身在的啊。

    难道是因为在河水中视线受阻,加之有那条红色鲤鱼的缘故,自己才没有发现端倪?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叶秋会有如此反应,白翎似笑非笑的坐起身,道:“不相信么?要不姐姐让你看看?”

    叶秋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一脸惊诧的看着白翎,整个人就仿佛傻了似的,一言不发。

    白翎等了片刻,见叶秋依旧没有什么反应,毫无征兆的牵过叶秋的手,幽幽叹道:“冤家呀,姐姐跟你对脾气,就让你这小色-狼占次便宜。”

    说着,白翎抓着陆云的手,便往她双-腿之间鼓鼓的小山-丘探了过去。

    “对了,你尝过女人的滋味么?”白翎忽然停了下来问道。

    叶秋这一次终于有了点反应,点了点头。

    “咯咯,那好,你把手指伸进姐里边去,看看和其他的女人有什么不同。”一只手把小裤裤的边缘撩起,另一只手则抓着叶秋的手按在了已经湿淋淋的小山丘上。

    两扇大门微微张开,仿佛在等待着叶秋手指的侵袭。

    “白翎姐姐,那我真的把手指戳进去了哦。”叶秋镇定下来,坏笑着看向白翎。

    此时的白翎脸颊一片晕红,嗔怒道:“都让你摸到了,还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叶秋坏笑一声,眼见白翎下边的小嘴儿流出了贼多的口水,一边运手指挤开两扇大门,慢慢往里推进,一边打趣道:“姐啊,你流了这么多的口水,是不是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你该不会是想趁着我占你便宜的时候,来个逆推强了我吧。”

    “滚你的。”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叶秋用手指慢慢的往里推进,白翎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不过这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而已,反倒是叶秋这小子,占着便宜还说着风凉话,可恨之极。

    叶秋正要继续打趣几句,然而,还没等他话音出口,神色猛然一怔,随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白翎。

    白翎瞪了叶秋一眼,一脸你白痴的神色。

    叶秋的手指已经伸进去了半截,正要继续往里边突进的时候,却陡然感觉到一股狂烈的灼热感骤然从洞穴深处狂猛袭来。

    叶秋感觉自己的手指仿佛在一座烈火熊熊的火炉中一般,有一种在多待一秒,手指就要被那股灼热的气息融化了的感觉。

    没有任何迟疑,叶秋迅速的把手指从白翎下边的那张小嘴儿里边抽了出来,惊骇叫道:“烫死我了。”

    白翎抿嘴一笑,却满是苦涩。

    叶秋甩着手,看着白翎讶然问道:“白翎姐,难不成你那火凤纹身,真的在里边?”

    白翎点头道:“你不是已经感受过了么。”

    叶秋蹙眉道:“可是,那地方怎么能纹身啊,粉-嫩-粉-嫩的在里边纹身的话,还不疼死么。”

    白翎却只是冷冷一笑道:“确实很疼,但是不是身体上的痛,是心里痛,刻骨铭心的痛。”

    叶秋想不明白,他知道纹身刺青是怎么回事儿,也在电视上见到过不少女人把刺青纹到一些羞人的地方,但是把纹身弄到女人最为敏-感-娇-嫩的地方,着实有点骇人听闻了。

    在白翎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白翎似乎要将谜底彻底解开似的,缓缓开口道:“花门的纹身和一般的纹身不同,都是门主用特殊的手法在我们身上做下的烙印,一生都无法清除。”

    “至于我的火凤纹身,说来可笑,我们那一批二十个女孩子,我是天赋最为出色的一个,性子也最是叛逆,时刻想着逃离花门,所以最后我在被门口亲自破-身之后,为了惩戒我,把火凤纹身的烙印弄在了这儿。”

    凄楚一笑,白翎充满怨恨的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北雪婷,若不是他的话,我怎么会被门主破身,又怎么会成为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

    叶秋愕然道:“婷姐?”

    白翎冷哼一声道:“就是她,花门所训练的杀手,每一个都是花季女孩,唯有门主是个充满阴冷而又霸气无双的男人,而每一个女孩子都是被像北雪婷这样的超级杀手所掳,我就是被北雪婷亲手从孤儿院中掳至花门,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恨她?”

    “被门主破-身之后,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亲手杀了北雪婷,如果不是她的话,我的命运定然和现在大为不同,叶秋,你说这个理由够不够让我杀了北雪婷?”

    眸子清冷,仿佛北地寒冰透着一股令神鬼辟易的杀气。

    叶秋终于明白白翎为什么要杀北雪婷,两人之间确实仇深似海,也明白了为什么北雪婷在看着白翎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了。

    只是,既然都是身为花门门主手下的杀手,北雪婷或许也有自己的苦衷呢。

    “白翎姐,花门每年都会掳一些女孩子入门?”叶秋没有安慰因为怨恨,脸孔狰狞的白翎,却是迂回着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白翎摇头,沉默片刻后,道:“五年一次捕猎行动。”( 乡村诱惑 http://www.kuaiyanba.com/0_10/ 移动版阅读m.kuaiyanba.com )